安一茹安静的听完苏劲松的话,道:“你去过诏狱吗?”

    苏劲松身子颤抖一下,道:“义母,莫要笑话我,那个地方谁会想去,我听丽娘说,香儿之所以去了诏狱就病了,应该就是吓的。”

    安一茹又笑了,道:“还有什么时候可以吓着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啊?”

    “雷牧倒是一个有趣的人,知道怎么整治三妹妹。”

    “那倒也是,我们谁都拿这个孩子没有办法,谁知道雷千户过去了一趟一切都变了。”

    苏劲松低叹一声,道:“我同她的姨娘也是说过这件事情,罗氏从前嫁给我父亲的时候原本就是一个大户人家养的舞姬,没有什么教养,生下了香儿之后,也因为不是个儿子而嫌弃,没有好好教育,如今后悔早已来不及了。母亲也在我面前说过几次,说是没有尽到嫡母的责任,让香儿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安一茹听罢,却是冷笑一声,道:“怪你母亲做什么?又不是养在她的身边,再说了,如果不是从自己肚子里生出来怎么管教都是不对,三姑娘如今这个样子,后悔就算了,还是尽早嫁出去,省得又生变故,毕竟无痕现在也算的的脸的,若是因为三姑娘的原因,让皇上给一个治家不严的罪名可就不好。”

    见苏劲松不说话,安一茹便转移了话题,道:“那你见过那个叫付胜的小伙子了吗?”

    “见过,付大人亲自带来让我见过一次,当时雷牧也跟着一来了,我倒是没有看出那个小伙子有过厉害,说话还挺和气,一直微笑着,不急不躁。”

    “会咬人的狗从来都是不叫的。”安一茹说道,说完又觉得毕竟这个被自己说成狗的人以后有可能会成为苏劲松的三妹夫,便轻咳一声,从桌子上拿了茶杯放在嘴边请呷了一口。

    苏劲松却不会因为这句话而在意,她知道自己的义母为人就是这样的性情,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没有说话。

    又听见安一茹道:“再说了,年纪轻轻的就在锦衣卫里做事,若不是胆子大心狠,怕是也会和三姑娘一样去一趟诏狱就吓的乖乖的吧。”

    苏劲松道:“唉,可是雷牧说他不会害了香儿,义母我也是不知道,不过这件事情先说着,两家都说好了,等香儿及笄了以后在议亲也不迟,毕竟无痕还没有回来。”说到这里,苏劲松摸了摸自己已经隆起的肚子,眼里闪过一丝落寞。

    安一茹看见苏劲松的神情,连忙说道:“你就别想了,明年这个时候你就已经是当母亲的人了,到时候除了忙家里的事情,还有这个小东西粘着你。”

    苏劲松果然没有再想久久未归的丈夫,而是笑着点头,道:“还不知道是男是女,丽娘说第一个孩子若是女儿挺好的。”

    安一茹道:“是男是女都好,只要是自己的骨肉,都是好的。”

    翌日一早,在方舟里睡了一个晚上的秋无痕因为在没有颠簸的海上受罪,所以睡得很好。

    睁开有些微疼的双眼,秋无痕安静地坐起身来,听外面的动静,片刻之后,他才将门稍微打开一个缝隙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形,见一切如常,便从方舟中出来,照例吃了一些东西喝了水,然后进了林子寻找往后几天在上岸之前的储备。

    一个时辰后,秋无痕从树林出来,太阳已经是当空照了,秋无痕走到方舟前,正要进去找火折子生火给自己烧一口开水喝,喝了好几天的凉水,秋无痕觉得自己肚子里总是咕咕作响,十分的不舒服。

    突然,在船尾听见一阵几不可闻的声音传到耳边来,今天的天气十分好,海上连一点浪花都没有,只有清风拂面,让人觉得十分惬意,也就是因为太过安静,才让秋无痕听见了这个细微的声响。

    秋无痕首先想到的就是是什么动物要偷袭自己,这个人时候,在这个地方,自己一个人可是千万不能受伤的,这个地方离自己用肉眼可见的大陆至少还要在海上漂流两三天才可以到,这个时候若是受伤生病,虽然有药葫芦,但是自己还是要受苦的。

    秋无痕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握着弓弩,脚步轻缓地走到船尾,猛地一下站出来,可是看见眼前的一幕,秋无痕却呆住了。

    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人趴在海滩上,头发散乱的漂浮在海水里,因为头朝下看不清脸,但是从身形上断定应该是一个男子。

    秋无痕不敢贸贸然上前,怕是有诈,等了一会儿,只见半截身子浸泡在水里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而脑子里此刻药葫芦突然冒出几个字:救治他,可得纹银百两。

    秋无痕嗤笑,道:“你以为我是叫花子啊,别说纹银百两,如今我们家纹银千两,我都是不在乎的。”

    药葫芦又道:“但是你不是正在犯愁,如何离开这里吗?多一个人帮忙,不是很好?”

    秋无痕道:“我怎么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谁知药葫芦再不搭理他,秋无痕只好上前先是用自己的脚轻轻踢了踢那人,见那个人没有动静,这才蹲下身来,将那个人翻转过来,将脸上的头发拂开,看见了一张十五六岁年轻男子的脸,脸上因为长时间的在海水里浸泡,看起来十分的惨白。

    秋无痕低叹一声,一边费力地将那人脱离了海边,将他放置在细软的沙滩上,此刻天气正好,因为是男子,秋无痕更不用担心检查不便,他将这个男子身上貌似夜行衣的黑色衣服给他褪去,因为自己也没有多余可以换下的衣裳,他仔细检查了一下男子的身体,发现背上有一处刀伤,虽然不深,但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止血和救治,使得此人失血过多而晕厥,此外就是这个男子的小腿上还有一处较深的伤口,别的地方便是因为昏厥在海里和海里的礁石的剐蹭而引起的皮外伤,倒是不要紧的。

    秋无痕将药葫芦给自己的伤药和针线准备好,轻车熟路的给这个还在昏迷的孩子处理好了伤口,因为太阳很好,他便将刚才褪去的衣服在海水里将那衣服上的海草和泥沙冲洗掉,然后挂在树上晾晒着。

    收拾完了一切,秋无痕知道自己要在太阳落山之前找一些柴火,刚才那血腥的味道怕是到了黄昏的时候会招来一些出来觅食的猛兽,而这个人虽然药葫芦要自己救治,但是毕竟不认识,自己还是要小心。

    他将男子小心的拖到方舟旁放下,将船上唯一一件薄毯给他盖在身上,然后再四周做了一些防止野兽袭击的陷阱,他才放心的离开。

    他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

    “我还以为我要成为鲁滨逊了呢,我准备在最近的椰子树上开始一天刻画上一个记号,然后对着岛上的猴子和野兔说话,免得时间长了忘了怎么和人交流了。”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一个人过来陪着我,不过这附近又没有什么人烟,这个人若是从那片大陆上过来的,几天几夜都没有海水吞噬,还真是福大命大,他若是没有名字我就给他取一个名字叫大福好了。”

    “他怎么可能会没有名字呢?不过看着这个人不像是什么好人,穿着夜行衣,身上还有刀伤,年纪轻轻的,就做杀人越货的事情,一定不是好人,如果他不是好人,我救了他,会不会以后下地狱啊?”

    秋无痕一边嘀嘀咕咕的走着,一边顺手拾捡干枯可用的柴火,来回几趟,他甚至还打了两只野兔,上树摘了四五个椰子,忙乎完了这一切,他走到哪男子身边,那个男子吃了他事前给他服下的药丸,并没有出现发烧的症状,但是秋无痕却不敢大意,他必须要让这个人活下来,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至少他想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那边大陆离京城还有多远,自己一定要赶在妻子临盆之前回家去。

    然而,到了第二天,让秋无痕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个男子一直昏迷不醒,而且还发烧了。

    他让药葫芦给这个男子找了ct和胸透,还有B超,却没有发现有内伤,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来是在海上漂泊的时间太长,使得男子的身体已经透支,他决定去找一些可以让男人吃了以后可以恢复身体的东西。

    好在老天爷似乎十分眷顾秋无痕,这几天的天气都十分的好,海上连一丝风浪都没有,秋无痕用树枝做了一个鱼叉,然后在海里叉鱼,然后用椰子壳熬出鲜美的鱼汤,虽然没有盐,但是在秋无痕的努力之下,三天之后,这个在秋无痕嘴里被叫做大福的男子终于醒来。

    秋无痕看见躺在沙滩上醒来一脸茫然的男子,此刻自己正在吃烤兔肉,这几天他在附近挖了陷阱,布置了一些简单的机关,用来保护自己和这个男子。

    “你醒了?”秋无痕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扭头去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