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_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五仙门 > 第二百零六十九章 秦成义的心计(一)
    宫道人暗自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意,同样盯着秦成义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以为,手段,很高明?我早就怀疑上你了,而且,你,不配喊出师尊二字。”

    他这番话说出后,不料秦成义眼中竟露出一丝轻蔑“咳……咳……,你的怀疑,我……我自是早就猜出的,但……但在今日凌晨罗师兄死之前,你基本已经……经不再怀疑我了才是,你应是在大殿发生……生事后,才又对我产……产生怀疑,此……此事,我早就有……有所预料,不知师弟我说的可对,咳……咳……

    若不是师……师尊今日晚间便要赶回,只需多……多半日时间,你休想……想再怀疑到我的头上,正因如……如此,我也只……只得今日……凌晨再次冒险出……出手杀死罗师兄,但我亦算出,你,咳……咳……你最多就是对我……我多一分怀疑罢了,根本没有证据,那样一……一来,加上其他你所怀疑之人,你同时要……要监视许多人,而……而且,被你派出去监视的……人,想来你也不放心吧,估计只有季堂主一人……罢了,这样你可用之人就……就捉襟见肘,根本无暇太多顾忌到我这里,你……你本不应知道我要来此处才是,这……这才是我心中最大的疑点,咳……咳……,难道……难道……”ii

    秦成义虽然面色惨白的可怕,但他随着痛苦不停抽搐的脸上,竟慢慢露出了骄傲之色,只是当他话说到最后时,竟猛的看向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李言,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看着秦成义盯着自己不可置信的目光,李言不由心中一叹,此人当真算得上是心智过人,修为上只比自己大上一二岁的模样,在根本没有如自己在魍魉宗那般有着丰富修炼资源下,竟也快达到了筑基要求。

    最让李言心惊的是,是秦成义的心思之慎密,他对宫道人最后说的一段话,却恰如他看见了宫道人所想一般,而真实却正如他预料的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差错,而且秦成义只是在片刻说话中,最后竟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自己身上,他却是自始至终是未曾开口的,秦成义只通过自己出现在这里,就已猜出了一些原由,如此心智,令人佩服。ii

    宫道人更是脸色铁青,他无论如何没想到,平日里低调的这位小师弟竟然厉害如斯,自己的所想所判,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而且更算定了自己现在不敢对他直接动刑。

    想到这里,宫道人不由鼻中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看向了李言,因为就连宫道人自己到目前为止,也只知道为什么在选择在此地设伏,其余情况一概不知,他只是之前想先拿住凶手,以免再生意外,其余事情倒真是没有来得及询问李言了。

    见宫道人目光果然看向身侧的那名叫李言的凝气期修士,秦成义不由目光灼灼的盯向李言,这一刻他脸上竟有了神采。

    “如果我没记错,李……李道友是血叶宗修士吧,想不到我竟走了眼,此局……局竟是被你所破。”他这句话说下来,竟不再大口喘息,似有了精神一般。ii

    李言听了此言,又见宫道人看向自己,目光中好奇中也带着焦急,他再看看日头,这时已是卯时,离午时不到三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秦成义已拿住了这里没有金丹修士的命脉,宫道人这也是希望他能尽快说出自己的判断了。

    “倒让秦道友见笑了,我只是猜测而矣。”李言对着秦成义略一拱手,心中不由也是一松,心道“总算你没看出来我不是血叶宗修士,否则那样,你当真是让李某恐惧了。”他这一拱手乃是发自肺腑,站在旁观者角度来说,他很佩服秦成义,自己若非是因对方时间急迫,不得不在凌晨于大殿内再次强行出手,也不会和昨日发现的疑点联系到他的身上。

    李言看着秦成义淡淡说道“若非秦道友担心贵师尊回来,第三次强行出手,这场便是秦道友胜了,你的计划很是完美,无论是时机,还是人心,李某佩服。”ii

    李言说完这句话后,让宫道人惊愕的是,秦成义脸上竟露出了孩童式得到夸赞的微笑。望着目光中流露出自信的秦成义,李言第三次开口,直接说了起来。

    “昨日第一起刘道友是死于‘青晶六首魔蚣’凝聚的剧毒‘袭人泪’吧?”

    “你竟知道‘青晶六首魔蚣’?”秦成义只听了李言第一句话,不由低声惊呼起来,他原本只是希望得到对方如何能猜出自己必来‘道经殿’之事,想不到对方开口没提此事,竟直接说出了昨日自己杀人的手段,而且竟似十分的清楚。

    李言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青晶六首魔蚣’,远古凶兽,性喜寒,其成年时可达六级,也就是修士中的炼虚境,其毒乃是天下奇绝,位列上古奇毒榜第四百一十五位,在上古就有修士采其毒,炼制成一种毒药,其名为‘袭人泪’,专攻击生灵心脏,它会在催发之下,无声无色的融入天地中,被生灵吸入后,便会在生灵体内迅速结附在心脏表面一点之上,当到达一定数量时,便会骤然暴发,击破心脏,瞬间侵入,直接腐蚀心脏内部一切存在,不过这里所谓的凝聚到一定数量,其实只是一丝罢了,就可致导致爆发。搜读电子书ii

    可是此毒随着‘青晶六首魔蚣’的绝迹早已销声匿迹,想不到你却扔有这等天下绝毒。”李言说到这看向秦成义,秦成义脸色恢复了正常,却是闭口不言,但看向李言的目光连续闪了几闪,似在思索着什么。

    李言见秦成义这幅表情,心中已有所测试,他在看出“刘师兄”死于此毒时,就已震惊异常,想不到此界竟还存有此毒,现在则是猜出这毒定非秦氏家族所能拥有,应该是秦成义身后那个势力的,如此一来,此股势力岂非实力滔天。

    “只是‘袭人泪’还有二个重要特征,其一是此毒沾之便甩脱不得,会牢牢吸附在皮肤上,接着就会渗入毛孔,向心脏处汇集;其二,若想隔空催发,需要用灵力催发方可,但它另一个特征就是会顺着灵力来源直接一路向回寻去,让施毒者也无法幸免,所以若有人拿了此毒直接催发,那此施毒之人在催发时就已先死亡了,所以上古之人提炼此毒后,往往会有专门的催发符禄方可ii

    正是鉴于此毒乃由灵力催发,所以中毒后症状便似被人直接用法力摧毁了心脏一般,会在心脏上余留下了残余的木、水二系灵力波动,很容易迷惑别人,之所以是奇毒,它最令人心寒的是中毒之人三魂七魄也会被腐蚀一空,失去坠入轮回的机会,这才是它最歹毒之处。”

    说到这,李言眼中露出钦佩之色,对着秦成义说道“我不知道这次布毒是不是出自你手,还是另有其人告诉与你相应的催发方法,这施毒手法若真是你想出来的,我真的很佩服你,你能想出一个即能催发此毒,自己却又不会因催发此毒,而被此毒顺着灵力回寻致死,最后在一系列掩饰后,又能让人难以查到杀人的方法。”

    听了李言的话语,秦成义并没有回答,还是静待李言下文,不过李言与宫道人已从秦成义脸上露出的骄傲表情得到了答案,只是截止目前,宫道人还是听的一头雾水,他连“袭人泪”也是头一次听说,但那青晶六首魔蚣他似在一本典籍上见过这个名字,也知道是上古凶兽,可具体情况就不太清楚了。ii

    李言继续说道“最初,我在刘道友院中时,也是以为刘道友死于别人的袭击之下,但在那位桂道友说了一句‘从阵法之上查痕迹应该是不可能的了,倒不如从致使那位刘师弟死亡原因上下功夫,我记得那位刘师弟的心脏破裂处可是还残留些许灵力的,是否从这上面可以查出相应的功法来。’这让我突然把阵法和刘道友心脏上的残留灵力联系了起来,最后神识检查后,便认定了刘道友乃是死于‘袭人泪’,可是当时却有二处疑点无法解释的通,所以一时间还是无法推出到底是谁下的手,直到今日与宫掌门一述后,当了解到观中的一些情况后,才是先解开了第一个疑点。”

    说道这里,李言话语顿了顿,似在理着思路,其实他心中另有所想,当时让他更加确定“刘师兄”是中毒而亡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紫衫青年低语的“袭人……”二字,由这一点看来,那紫衫青年定也是对施毒一道精通无比,这种几乎已经绝迹的奇毒,李言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在魍魉宗残破典籍上看到的部分记载,这青年张口就说出了来由,可见非同一般,所以李言觉得那一主一仆二人诡异,还是少接触为妙,在此他也就闭口不提了。ii

    “秦道友为了盗取那枚汩罗九尾龟的眼珠,应该策划了很久才对,听宫掌门说你是四年前进入玄清观的,想来是通过这种方式在道观内伺机而动。

    可是在这四年间,玄清观金丹老祖,也就是你的师尊并没有外出,你无论如何也不敢在一位金丹修士眼皮子底下盗取东西,所以你一直没有机会下手。

    直至数日之前你师尊外出,你便有了机会,但却要细细计划一番,所以你也没有立即动手。

    前日晚间前,你准备一切计划后,恰好罗道友拉着你与刘道友、宋道友三人外出赌彩头,正好有了这次开始行动的机会,哦,也许这机会就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不然你如何正好就早早准备好了‘袭人泪’奇毒催发方法。

    那一日,你输了好多灵石,最后就连已用过少了些灵气的灵石都也输的一干二净,嗯,此事是你们向宫掌门认错时,罗道友顺嘴说出来的。ii

    而恰恰是这句话,就解开了我的第一个疑问,那就是‘袭人泪’奇毒是如何催发成功的。”

    李言目光盯着秦成义说道。

    秦成义见李言看向自己,轻笑一声“李道友说来听听。”

    《五仙门》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

    喜欢五仙门请大家收藏五仙门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