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x.l</p>“如果我不答应,姐姐,你会对我做什么?”

    “不答应就不答应呗!”阿桃笑了起来,“别人拒绝也很正常嘛!我想去其他走走,你带路?”

    “好”

    阿桃若无其事的样子让上渊不知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接连拒绝了阿桃的两个要求,阿桃真的能和他同以前那般相处吗?

    “还不走,想让我一直待在这个屋里吗?我虽然也曾闭关几年,但闭关的地方比这可大多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屋子就要困住她,这只出现在白袖真人原形败露之后。

    “我带你走。”

    阿桃任由上渊牵着她,在这迷宫里打转。

    “你爹修出这么个地方还不错,逃命的时候很合用。明明在前方发现了敌人印记,却十分容易掉走入岔路。”

    “我爹结仇多。”

    “不过你怎么将你爹的情况了解的这样多,这些都是偷听来的,我可不信。”

    原本阿桃不愿意提这些,她和上渊只是泛泛之交,她对上渊也没一点兴趣,别人的私事跟她无关。

    现在上渊既然想和她对待一会,那还是对对方的了解多一点为好。

    上渊温柔握着阿桃,“因为我爹派来找过我,那年我还完全是鱼的模样,藏在贝壳中,看见一个特别厉害的鲛人请我娘带着我回去。我娘不同意,还说如果再敢来找她,就带着我永远消失,那个特别厉害的鲛人就厉害了。

    可我当时想的全都是那个鲛人好厉害,所以我偷偷跟上了他,他发现了我并且叫我少主,从此以后没过十几年他都会来找我一次,和我说关于我爹的事情,还会教我一些修炼的法门。

    如果没有他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化形,也根本没能力来到这里,更不可能解开我的封印,等我们出去后,我带你去见他,我管他叫做义父。”

    “带我去见他,你娘剩下的这缕青烟,还不被你气得灰飞烟灭?”阿桃嘲笑到。

    上渊笑笑,“我对我娘的恩情已经还了,现在该还我义父的了,若没有我义父我现在应该连神智都没开启,被人捕捞做成红烧鱼都说不定。”

    阿桃感叹一声,“戏可真好,之前我还真以为你和你娘的感情如此要好,原来都是来骗我这个傻子的。”

    “姐姐哪里上钩,明明一直都在怀疑我。”

    “之前觉得和我没关系所以没怀疑过,继续往前走吧!我想看看这个地方有多大。”

    ……

    在这里待了十日后,两人都感到外界巨大的威压。

    “真人和元君们找到这儿来了。”阿桃看起来很镇定,她早有预感会在这里见到白袖真人,她偶尔也怀疑上渊对她如此殷勤的原因是想用她当做面对白袖真人的筹码。

    上渊低下头,他的经验果然是太少了,真该早几百年就摆脱他娘的束缚。

    “怎么办?”阿桃的推推他。

    “跟我走”

    这次上渊带阿桃走了条不同的路,这条路看着都是墙壁,但上渊总能找到阵眼的位置穿过去,半刻钟就走过几百个阵眼一点都没犹豫。

    真人们更是不弱,和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上渊,告诉我该怎么离开秘境?”

    “现在走已经来不及了。”

    “你还有躲藏的法子吗?如果没有,我们还是分开走吧!”阿桃怕被上渊连累,毕竟真人元君们都是冲着鲛王心来的,鲛王没在了至少得吃到鲛王后人的心才不虚此行。

    上渊想了想,将一颗珍珠塞在阿桃手中,“里面是离开秘境的地图,姐姐我们出去后见,你一定得来找我。”

    “会的。”阿桃还是一贯嘴甜心硬。

    上渊很想再确认几次,但阿桃已经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他在鲛人一族见过那么多女鲛人,在这里也见到了许多女人,但只有阿桃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令他那般难忘。

    她那么温柔的送了他一朵花,当时虽然没看见她的表情,但他能感觉到她的一定是笑着的,而且笑容十分温暖,他想一直看下去。

    阿桃离开后不久,真人和元君们就赶来了,他身上的鲛人气息直接将真人和元君引向了他所在的方向。

    往前跑出几公里后,阿桃停下来歇歇,好在上渊算是个男人,没有非拉在她一块走。

    靠在树后,阿桃将珍珠打开,看着浮现在手中的地图,原来离开秘境的地点他们还去过,只需要从阵法进入重叠在上面的空间就能离开这里了。

    “出去后跟我回画骨派。”

    阿桃愣在原地,等着声音的主人走到她面前。

    阿桃盯着地面,一袭白衣出现在她眼前,没有想象中的一见面就给她一巴掌,反而是和熙的问道:“桃姬,那艘船上就是你对吗?”

    “嗯,真人这二十年过得好吗?”

    “你抬头看看我”白袖真人扳着阿桃的脑袋,力度不重但也让阿桃抵抗不了。

    阿桃并不太敢细看他,他太过威慑力了。

    “真人,你修为又涨了,恭喜。”

    白袖真人忍住心头悸动,可声音还是微微颤抖着,“你该叫我夫君。”

    “我从你身边离开,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跟我回画骨派,我给你一封放妻书。”

    “不必。”

    白袖真人看着阿桃回避他的眼神,忍不住将阿桃揽入怀中,“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跟我回家好不好?”

    阿桃就任由白袖真人抱着,自从被白袖这人虐暴之后,她就再不觉得身体是自己的了,只要是她不讨厌的人,想触碰她她都不反抗。

    “真人,我加入了魔宫,你不会想要一位魔修做道侣吧?”

    白袖真人摸着阿桃眉眼,“谁敢到我身边要人呢!”

    “真人,我不想过被束缚住的生活。”

    “好,不过。”白袖真人张嘴就答应了,在阿桃走后他并没有生气只是后悔。

    阿桃在白袖真人怀中挣扎无果就放弃了,“你不想要鲛王心吗?”

    “只想要你。”

    “你真的这样爱我吗?一直都这样爱我吗?”阿桃抬头问到眼中满是困惑,怎么会有人舍得对心爱之人做这样残忍之事呢!

    “嗯,你离开我二十年,我对你感情一日比一日更深。我们重头开始,这次我会好好照顾你。”

    等现在真的面对白袖真人,阿桃才明白虽然她经常会想起曾经的日子,但那并不是对白袖真人还有爱,只是那段时光让她无法忘却。

    “可我真的无法相信你。”

    “我可以用行动证明。”

    白袖真人眼神无比真诚,从里面阿桃真的只能看见对她的眷恋,可现在她已经不会心疼了。

    “你对你曾在我身上做过的事,能跪下磕头道歉吗?”

    白袖真人愣了一下,“这样你就能原谅我,跟我回去吗?”

    白袖真人的眼神,让阿桃觉得他真能跪下去,“不必了,只是刁难你。如果你真的磕头了,我会日夜担心你报复我今日让你受得耻辱。”

    “桃姬,你就这样看我,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难道都没有你觉得我好的时刻吗?”白袖真人心底泛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