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酒逢知己千杯少(1 / 2)

“难道自己就这样向这个美男子妥协了吗?”月婵仙子有些不甘心的自言自语道。

可是,又打不过他,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凉拌?

月婵仙子向他那边走了过去。

“好了,好戏看来是结束了了!”魔女摊了摊手,转身而去,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石后姐姐,我也先走了。”天狐仙子说着,也转身而去,消失在了屋顶。

“叶哥没事就好。”石后松了一口气,看看千叶的背影,然后转身也从屋顶消失了。

现场,也就只剩下了三人。

月婵仙子走到千叶面前,然后与她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千叶看向月婵清漪:“清漪,你先退下去,我和月婵仙子有些私密话要好好谈谈?”

“好的陛下。”月婵清漪转身而去。

她本就不想面对主身,千叶此话正如了她意。

现在,凉亭之中只剩下了千叶和她了。

见月婵清漪离开,月婵仙子才正色看向千叶,审视着这个美男子,觉得他与别人不同。

又不知道怎么了,似乎对他有了一丝半缕微妙的感觉。

“这是我和她的事,我与她本就是一体,而她只不过是我的次身而已,我的一部分,融合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呢?”

千叶听了她的话,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

也承认,她是对的。

但有的时候,不是说原来是怎样,以后就是怎样。

世间一切万物都有始,有终,有变化,不可能一尘不变,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也没有这么和平的世界。

“月婵仙子,你是对的,没有一点错,我也支持你和清漪融合一体的。但是你也看到了,她如今已经是我的妃子,是我明媒正娶的娘子,你把她融合了,是不是说你来替她当我的娘子呢?”

“哼!你这不是虎狼之词,是什么?”

月婵仙子很生气。

也很尴尬。

主要是打不过他,什么都是他说了算的事情。

月婵仙子寻思了一会儿,才又道:“可是你是石国人皇了,后宫佳丽三千,不差她一个吧?”

“只要你把她交给我,我可以免你一死。如不然,我们永远是敌人,也是我们补天教的敌人,你可要想好呢?为了一个女子,误了自己的性命,与及你现在的地位和荣华富贵,你觉得值得吗?”

“呵呵!”千叶笑了:“我是不差她一个,但也不怕你的,包括你们补天教的威胁。而且我这个人就认个死理,她已经是我的娘子,那我就有责任保护她,不是说我有后宫佳丽三千就可以不对清漪负责任,不是那样的。”

“所以你与我的想法和立场都不一样,责任自然不一样。”

又道:“我也知道你的心情,她背叛了你,你就想除掉她,不让她影响到你的修行,但你也得为我想想是不是?”

“她已经是我的婆娘了,你若杀了她,那我与她生的娃娃不就成了没娘的孩子,没娘的孩子命苦啊!没人疼,没人爱,找个后母能对孩子好还好,不能对孩子好,你说我怎么对的起孩子他娘?”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投进了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没有妈妈最苦恼,没妈的孩子像颗草,离开了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幸福哪里找?幸福哪里找”千叶忍不住高歌一曲。

“你”月婵仙子气得不行:“刚入洞房就有孩子呢?”

“我是说以后。”

“去死!”月婵仙子气得手上没个轻重,用力一握“咔嚓”一声,手冲杯子就碎为齑粉。

千叶一凉,还好不是自己!

月婵仙子见他不敢吭声,对他又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差点没被他气得吐血:“千叶依你的意思,那我们就没得谈呢?”

千叶摇摇头:“不不,不,也不是这么说。如果你想谈还是可以谈的,我知道你一心向道,打算在这条路上走的更高,更远,不想为儿女情长之事影响到你的修行之路,但这和你融合不融合她其实没关系。”

“当然,若是清漪跟了别人此话我不敢保证,但跟了我,我可以对你负责任的说,一点都不影响你的仙途。”

“现在已经影响了,还说不影响?”月婵仙子越说越激动,指着他,眼睛都气的血红:“我正闭关修炼之中,知道你和她结婚,我就放弃闭关出山来找你们,是不是影响了我?”

“是的,但也不是,也可以说你是幸运的,幸运认识了我,以后你想走多高就有多高,想走多远走多远,你现在应该是真仙境吧?是不是一直难以突破而选择长年闭关?”

他连这个也知道吗?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反正此事我有理,清漪是我的次身,是杀,是留都由我说了算的。”

千叶没有再继续和她说下去,显然,她没听懂自己刚才的那帆话。

如果听懂了,她就不会再这么说了。

微微一笑。

取出了两个杯子,一坛酒,然后开封倒了两杯,一杯酒给递到了月婵仙子面前。

“仙子何不先喝杯酒压压惊,我们再细细的聊一下,我想你会懂得我的用心良苦。”

月婵仙子看了杯中酒一眼,发现此酒真的很香很香,就是不知道什么酒。

也就不客气,正好在气头上,也想喝杯酒来下下火气,拿起酒杯一口干。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