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x.l</p>一上船,便处处能感觉到游轮的豪华。

    程媛跟在君慕心的身后。

    “臭小子,知道我来了,也不知道躲在哪里去了。”君慕心气的直跺脚。

    君慕心上了游轮之后,才发现,游轮上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也不知道李舒阳怎么会认识这些人。

    君慕心挡住搭讪的男子,将程媛护在身后,提醒道:“小媛,你跟在我身边,别走丢了。”

    “慕心姐,这游轮是在举办什么宴会吗?”程媛好奇的询问着,这里的人,看着比李舒阳都大。

    “他说是他同学叔叔的生日宴,请他们一起过来玩的?”君慕心领着程媛,四处寻找着李舒阳,还没走到宴会正厅,君慕心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段致轩。”

    程媛看向来人,一件花衬衫,配了一条白色的裤子,脖子上挂了一条大金链子,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长相偏阴柔,哪怕笑起来的时候,也给她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他看到慕心姐的时候,眼神带着意外。

    “慕心?”

    段致轩看到一身黑的君慕心,那双修长的腿,冷艳的五官,让他着迷,他随手从服务员那里拿了一杯红酒,递给君慕心道:“慕心,我们还真是有缘份。”

    此时此刻,段致轩的眼里,只剩下君慕心,至于她身边的程媛,倒是被她忽略了,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她,素净的脸庞上,一点妆都没有,干净的就像一张白纸,好看是好看,但这样清纯的小姑娘,不是他的菜。

    他就喜欢君慕心这种成熟有韵味的,一颦一笑间,都带着万种风情。

    “孽缘。”君慕心冷笑着,对他递过来的酒视而不见,她冷声说:“让开。”

    这会她们正站在一楼去二楼的通道里,段致轩正好从楼梯上下来,站在上楼的地方,君慕心想要上楼,就必须让段致轩让路。

    “不让。”

    段致轩见她不接红酒,也不恼,他笑眯眯的说:“慕心,今天是我的生日宴,你总不能不给我这个寿星公面子吧?”

    面子?

    君慕心直接动手,一把将段致轩扯下楼。

    一直在围观的程媛惊呆了。

    段致轩手中的红酒直接洒了他一身。

    “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君慕心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段致轩,对于他这样的暴发户,她真是一点都看不上。

    洒了一身红酒的段致轩,随手甩了甩衣服,擦去脸上溅到的红酒,看着君慕心离去的背影,段致轩偏阴柔的脸庞上,透着势在必得。

    程媛回头,正好看到段致轩势在必得的眼神,好似为了得到慕心姐,要不择手段一般。

    她想:难道因为段致轩得到慕心姐,就要毁了她?

    “小媛?”君慕心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李舒阳,见程媛还站在楼梯口,不由的问:“怎么了,晕船?”

    “有点。”程媛脸色微微发白,因为上船到现在,她没发现任何君慕心出事的可能,她望向海面,发现,船已经启动了,她问:“慕心姐,这船要去哪?”

    “大概就是在这附近的海域转一圈。”君慕心随口回答着,像这种被私人包下的游轮,大概就是在附近的海域转一圈,等到夜里狂欢完之后,再回港口。

    如果更壕气点的,带着大家在海上玩上几天,也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君慕心见她脸色不好,提议道:“要不,我给你找个舱房休息?睡一会就好了。”

    程媛正想拒绝,想到她要搬救兵,又改口道:“慕心姐,麻烦你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给你添麻烦了。”

    程媛一直给君慕心道歉,君慕心揉了揉她的脑袋说:“你再道歉的话,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小媛,别多想,安心睡,等会我来找你。”

    “慕心姐,小心。”程媛提醒着,哪怕两个人真正相处的时间,不到十个小时,程媛也能感觉得出来,君慕心冷漠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柔软的心。

    君慕心浅笑着,回:“放心,这里还是安全的。”

    她以为程媛见到段致轩,害怕了,安慰了几句,便出门了。

    说实话,这样的宴会,她没参加过十回,也有八回,太无聊了。

    要是让她找到李舒阳,一定打断他的腿,看他还敢不敢偷偷溜出来,太过份了!

    君慕心一走,程媛就将门反锁了,在舱房里四处寻找,确认没有什么摄像头,这才偷偷躲进了厕所。

    正行驶在路上的宝马车上。

    一股熟悉的睡意传来,君南夜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九点不到。

    “南哥,这次可够君丰锦喝一壶的。”

    陶安一脸兴奋的说:“真是想不到,君丰锦为了钱,还真是豁出去了,连假药都敢沾。”

    只要确切的肯定君丰锦他们在交易这个假药,君丰锦这大牢啊,蹲定了。

    “到附近的酒店停车。”君南夜感受到第二次熟悉的睡意,他直接开口。

    陶安顿了一下,说:“南哥,这里是郊区,哪来的酒店?我们不是要去东岸吗?看看我们的君庭建得怎么样了?”

    从宜县回来,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位程媛同学的家,可南哥倒说,好走就走了。

    说什么要去君庭看看。

    “明天再去。”君南夜看了一眼窗外,漆黑一片,草丛深深,他道:“那就到这里停。”

    司机慢慢靠近边车。

    “南哥,你要方便吗?正好,这附近没人。”陶安直接蹿下了车,坐车坐久了,他腿都麻了,说:“正好,我也想方便了。”

    君南夜:“……”他什么时候想方便了?

    “南哥,你不下车?”陶安看着纹丝不动的君南夜,好奇的问:“你不是要方便吗?我看过了,这一块都是草丛,还挺深的。”

    “你也不怕蹿条蛇出来。”君南夜望了一眼那草丛,这会正是夏天,有蛇是完全可能的。

    陶安吓的连忙蹿回了车,说:“南哥,你别吓我,这里面不会真的有蛇吧?”

    君南夜嫌弃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你就那点出息?

    君南夜下车,直接进了草丛。

    陶安朝着他的背影喊道:“南哥,反正没人,你不用走那么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