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x.l</p>凤吟看敏柔这么认真,赞赏的笑了:“好,娘的柔儿真能干。”

    说话的同时,弯腰将她放下,又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中,这才目送她回房间换衣服。

    等丫头的小身影消失在房门后时,凤吟才回到堂屋。

    果然看到俩孙辈身上早已换了身衣服,正在一张厚厚的毛毡上,爬来爬去抢着个拔浪鼓在玩耍。

    “奶。”

    俩孩子见凤吟到来,大哥儿张嘴大笑,口齿不清的喊了声。

    而大丫则张着没牙的嘴,啊啊啊叫着朝凤吟伸手。

    “乖啊,奶来陪你们玩啊。”

    见到俩孩子,凤吟因薛氏的奇葩行为而阴沉的心情瞬间晴朗起来。

    伸手将俩孩子揽在怀里,各亲了一口,这才发现毛毡上能供孩子玩的东西少得可怜。

    除了那只拔浪鼓外,就是两个打了补丁的虎娃娃。

    凤吟见此,暗暗叹息:“这日子真是被你过得没法看了。”

    看来得抽个时间给孩子们做点好玩的东西出来。

    ……

    等张敏柔换好衣服出来,凤吟回屋,拿了些饴糖糕点,转身出门了。

    经过薛家院门前时,凤吟淡淡扫了里面一眼,院里没半个人影,却看到了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

    还有空气中散发的臭烘烘味道。

    凤吟却并没立即去找薛王氏算欺负她闺女的账。

    这种事,没当场抓住把柄,想算也算不出个所以然,反而惹一身臊,不值当。

    欺负她闺女的事,她不急着报仇,总会让她找到机会还回去,从而给对方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凤吟嫌弃薛家散发的味道,加快脚步离开。

    等那股味道没那么重了,凤吟才恢复正常速度,缓慢朝村外小河边走去。

    那里有许多半大孩子带着一些调皮的小孩在冰上玩耍。

    凤吟今天出来的目的就是这里。

    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再拉了拉头上的布巾,阻挡着外面的寒气,站在桥头朝一个约七、八岁的孩子招手。

    那孩子看到凤吟的动作,有些犹豫,并没第一时间跑过来。

    凤吟知道,这孩子怕是因原身的性格,有点怕。

    想了想,她也没强求,转身上了桥,来到河对面。

    这边同样有许多孩子在冰面玩耍,可惜河中心还是湍急的河水,因此两边冰面的孩子无法玩到一起。

    等凤吟到来时,这边玩耍的孩子也是惊惧的不敢靠近。

    凤吟目光在人群中搜了搜,这才找到那个衣着最单薄,瘦得皮包骨头的,单独一个守在河水边想抓鱼孩子招手。

    那孩子看到凤吟招手,扔下手中树杈,连忙跑过来。

    “张家婶婶,您找我?”

    孩子吸着鼻子,还用黑油油的袖口抹了抹,这才满眼渴望的看着凤吟。

    凤吟点头:“狗牙子,婶婶想请你办件事,你愿意吗?”

    说这话时凤吟并没第一时间拿出身上带的东西,她想看看这孩子是否是个可造之材。

    “婶婶您说。”

    狗牙子听着凤吟的话,脸上都是笑,“只要俺能做到,上刀山下油锅,俺也替婶婶去完成。”

    “噗嗤。”

    凤吟被小家伙的话逗笑了:“无需你上刀山下油锅。”

    说着,她给他打个眼色,转身离开了玩耍的孩童们,往远处走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