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x.l</p>蓝一乐找了一块毯子垫在床上,怕热敷时把床单弄湿了。

    之前已经热敷过二次,但因为沈君竹害羞,不是很配合,基本都是草草了事。

    蓝一乐觉得那样达不到效果,这次她让罗嬷嬷买了些活血化瘀的草药一起煮了,这样可以促进局部的血液循环,再配合食疗,锻炼等等三管齐下,有利于营养物质的吸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消除炎症性致病因子以及有害的代谢产物,也可以减轻局部的疼痛症状。

    “珠珠,趴下,躺好,我先帮你热敷腰部,这次里面加了活血化瘀的药草,对你肌肉酸痛很有帮助的。”

    蓝一乐等毛巾温度差不多了,就撸起沈君竹的上衣,敷了上去。

    “嘶……”,沈君竹被热毛巾刺激地一个激灵,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蓝一乐双手按在热毛巾上,一点一点揉着,促进血液循环,沈君竹的腰部肌肉僵硬地很,需要时间慢慢治疗。

    “啊……,啊……。”

    腰部的舒适感,让沈君竹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声音一出,沈君竹瞬间面红耳赤,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发出如此妖娆性感的声音,他羞愧得把头埋进枕头,无颜以对蓝一乐。

    “呵呵呵,珠珠,你的声音好好听,我好喜欢听。”

    沈君竹听到蓝一乐的话,脸埋得更深,耳朵更红了。

    蓝一乐被沈君竹那略带嘶哑,却又带着丝丝绕绕性感韵味的声音撩拨了,那勾人心魄的声音让她情绪高涨,她一只手轻轻揉着沈君竹的腰,身子缓缓地弯了下去,她轻含住沈君竹那如同滴血一样的耳垂,柔软的触感让她欲罢不能。

    “啊……,啊……,乐……,乐儿……,松……,松口,我受不了了!”

    沈君竹被刺激地浑身发抖,口齿不清,扭动着脑袋想要摆脱这折磨人的刺激,浑身一股热流直冲某处,他触电般抖动不已,可惜始终也摆脱不了蓝一乐的嘴唇,他只能断断续续发出醉人的呻&吟声。

    从未经历过任何挑逗的沈君竹,面对如此强烈的刺激,他言语无能,脑袋也一片空白,浑身燥热。

    他不知情&事,没有经验,他只知道,因为他趴在床上而压到的某物生疼不已,他一边感受着蓝一乐在他腰部的轻揉,一边感受着耳垂的温热,下身被死死压住的某物疼痛异常,想要起来却被千金重压,那种感觉让沈君竹痛苦不堪,他无奈,抬起那已经变得通红的带着水渍的眼睛,哀求的看着蓝一乐。

    “乐…儿,我难受,好难受!”沈君竹嘶哑的哀求声让蓝一乐的心都停跳了好几秒,她低头亲吻了下沈君竹的眼睛。

    “乖,在忍会,马上敷好了,我就帮你。”蓝一乐抬起身,继续给沈君竹按摩腰部。

    原本就被压抑得肿痛不已的某物,被蓝一乐按摩腰部的力道刺激地更加粗壮,沈君竹忍不住发出粗粗的喘气声,眼神更加迷离,全身都被热气蒸的快熟了,原本白皙的肌肤变得嫣红嫣红,煞是好看美妙。

    “好了。”

    蓝一乐看腰敷的差不多了,就把毛巾扔到一边,拉下沈君竹的衣服,随后想把他翻过身平躺着,可是沈君竹居然不配合,固执地趴着就是不肯转过去。

    “呵呵呵……,珠珠,我知道你难受,可是不转过去我怎么帮你,乖,转过来!”

    蓝一乐趴在沈君竹的耳边说着,一阵一阵热气再次让沈君竹沸腾。

    “不……行,我……疼。”沈君竹喃喃道,声音如同蚊子叫一样,几不可闻。

    “我知道,你转过去,我帮你就不疼了,乖。”

    蓝一乐继续哄着沈君竹,她怎么说在现代也十八岁了,虽然没有任何实践经验,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学校也上过课呢,而且她也偷偷看过网上的课程,大概知道怎么回事。

    她想沈君竹马上十五了,常年的压抑让他至今都没有体验过勃起的感觉,她想还是应该偶尔刺激刺激。

    在蓝一乐的努力下,沈君竹终于翻过身来,刚一翻身,那物件就不受控制地高昂了起来,直冲云端的感觉。

    沈君竹羞愧难当,又想继续趴下,蓝一乐这次坚决不让他得逞,她趴在沈君竹的胸口,死死压住沈君竹。

    “不行,你不能趴着了,你会压坏它的。”蓝一乐随口说道。

    “……”

    沈君竹无语,他这里羞愧难当,蓝一乐居然直接说了出来,要他如何搭话。

    “不怕,放轻松,珠珠,你十五了,这是正常反应,不要害怕哦,我帮你。”

    蓝一乐拍着沈君竹那抖动不已的胸膛说道,小手顺着胸膛上移抚摸着沈君竹那充血的嘴唇,然后想要去掀开沈君竹的面具。

    激动中的沈君竹瞬间感应到蓝一乐的动作,本能地迅速抬手护住自己的面具,他不想让自己丑陋的面孔吓到蓝一乐。

    “珠珠,不怕,你的面具不透气,会伤到皮肤,要透透气,放心,我不怕的,无论怎么残缺的你我都要,你要放心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我,也要毫无保留地相信我,我是你最亲密的人,无论你什么样,我都不会嫌弃的,啊?”

    蓝一乐一边低声在沈君竹的耳边说道,一边轻轻拿开沈君竹护着面具的手。

    “不要……,很丑,……,很吓人……,我怕……。”

    沈君竹支支吾吾,他的心其实很脆弱,也许面对自己不在乎的人,他坚硬如铁,任何人伤不了他,可是面对蓝一乐,他脆弱地不堪一击,如果蓝一乐有一丝嫌弃他,那他的人生也到头了,因为他将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继续活下去,那样比死还痛苦。

    “不怕,即使全天下的人都嫌弃你、抛弃你,我也不会,我俩同根同源,同生同灭,没有什么需要顾忌对方的,来,拿开,乖,不怕,啊?”

    蓝一乐安抚着沈君竹,他知道他的内心脆弱,但是无论如何,他需要走出象牙塔,只有这样,两人才能心与心直接对接,毫无保留地面对对方,即使是最不堪的一面。

    沈君竹正在犹豫不决时,面具已经被蓝一乐揭开撸起,他忍不住抬手捂着自己的右脸,那自己看着都害怕的脸。

    蓝一乐纵然有心理准备,知道沈君竹的脸有受伤,但却没有想到受伤这么严重,她拿开沈君竹挡着脸的手,随后轻抚着他受伤的脸。

    他的右脸颊颧骨凹陷了下去,肌肉已经有些萎缩,颧骨的凹陷导致眼睛向外凸出,带着面具看不出来,面具拿掉后就非常明显,这张脸的确很吓人,但是对蓝一乐来说,却是满满的心疼。

    沈君竹全身绷得紧紧的,他一双仍然半含情欲的眼睛死死盯着蓝一乐的表情,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想看清楚蓝一乐的害怕,还是蓝一乐的怜悯,可是他发现,这些都没有出现在蓝一乐的脸色,他的乐儿没有害怕,没有厌恶,也没有可怜他的意思。

    沈君竹只从蓝一乐那有些湿气的眼睛里看到了对自己满满的心疼。她用手轻抚着他受伤的脸,如同羽毛划过他的心底,荡起一阵一阵温暖的涟漪,她满是心疼地看着自己的伤口,甚至还亲吻了自己那恐怖的脸颊。

    这是他自从受伤后第一次被人如此细细地看,心口原本汩汩流淌着鲜血的伤口被他好好的隐藏着,如今在蓝一乐那一下一下的轻抚中居然慢慢愈合了,世间任何人嫌弃他,厌恶他都没有关系,只要他的乐儿不嫌弃,他就能活的开开心心。

    “疼吗?”蓝一乐又一次低头亲吻了下那让她满是心疼的脸颊,蚀骨之痛,该是多么难以忍受,她的珠珠到底受了多少苦难,她早晚会替他讨回来的,蓝一乐暗暗想着。

    “……,疼。”沈君竹压抑了很久很久的委屈,疼痛,终于找到了发泄口,他也需要别人的疼惜,也需要别人发自内心的爱,以前他从未享受过。

    罗嬷嬷虽然关心他,但终究带着一丝可怜自己的心情,而且他看得出,她也是有些害怕自己的伤口的。

    虽然蓝宝不害怕自己的伤口,但她无法表达对自己的感情,所以他一直都是自己治疗自己的伤口,治不了的伤他就用层层叠叠的厚布掩盖着伤口。

    多年来被家人抛弃的心伤,多年来自己一个人孤寂的岁月,多年来自己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噬骨之痛,甚至最后连自己唯一拥有的相貌躯体都被损坏。

    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不堪重负,现在他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让他肆意哭泣的人,不在乎他的外貌,不在乎他的残疾,全心全意照顾自己,他是多么幸运能够等到她,可惜时间太短了,他也许活不过十六岁,他是如此眷恋这种感觉。

    何况如今的他已经拿回了紫灵心的记忆,也拿回了属于君珠的记忆,两人未出世前近万年的相依相伴,已经将对方融入灵魂血肉之中。

    却没有想到出世后没多久,就被迫分离,一个抹去了记忆不停辗转于尘世轮回,一个留着记忆孤孤单单守在戊戌世界里等待着,始终不得再见。

    历经了数万年的分离,好不容易两人再次相遇,他欣喜万分,以为劫难已经远离,却没有想到,他刚刚化形没多久就又分离,带着满身的伤痛,被抹去了记忆,来到了这个冰冷的尘世。

    如今,这份久违的温暖再次来到了他的身边,他如同即将溺水的人看到了一丝希望,如同黑暗绝望中的人看到了一丝光明,他拼命想要抓住这份温暖,这份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