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x.l</p>站在璟瑄殿院子里等的李修文和薛君毅看到福文婧从屋顶上面掉了下来,两个人便毫不犹豫的飞身上去,一起把福文婧小心的接住了,然后又平稳的落到了地上!

    人虽然已经落到了地上,福文婧也已经站稳了。但是李修文想到刚才那惊险的一幕,还是忍不住的发火了!

    “婧儿!你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自己身体什么情况吗?就这么莽撞!”

    璟瑄殿的宫女太监们听到李修文就这么毫不遮掩地训斥福文婧,都吓得不敢作声。而且心里也是非常紧张,他们不知道李修文像这样一下犯上,训斥宫里的嫔妃,到底会不会遭受到屋顶上面正站在那里看的龙星澈的怪罪!

    福文婧也觉得李修文虽然是为担心自己才发火的,但是他当着璟瑄殿那么多宫女太监,就这么训自己实在是与礼不合。

    “我……我没事的,师兄,我知道你生气是因为在担心我出事!”福文婧打算在众人面前帮李修文开脱一下!

    李修文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做法,的确有失分寸,便道:臣只是想到婧妃娘娘让臣帮忙照顾的大皇子,所以不想让他的母亲有事,臣唐突了,还请婧妃娘娘恕罪!”

    福文婧不得已也端出皇贵妃的架子,装模作样的说道:“没关系,要不是刚才你和薛神医,本宫恐怕现在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龙星澈把福文婧和李修文之间一唱一和的样子,全部都看在了眼里。本来想借机发挥一下,但是如果让众人看到自己小心眼的样子,又有失他做皇帝的颜面!

    他虽然想到福文婧刚才被薛君毅和李修文两个人一起抱着有些不爽,但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还是平静的飞身从屋顶上面下来。

    “刚才幸亏有两位相助,婧妃才得以平安,朕应该要好好谢谢两位才是!不过现在福王妃性命堪忧,还请薛神医快些去看看才好。请!”龙星澈便带着薛君毅和李修文一起进到了福王妃的房间。

    薛君毅进到房间之后,不敢怠慢,急忙到福王妃的床前帮她探了探脉,然后将毒髓的解药放了福王妃的口中,又喂上了一点水,让福王妃把解药尽可能的多吸收一些。

    最后,他仍然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看来下毒者是想要致福王妃于死地了啊!”

    福文婧听到之后忧心不已:“我刚才的时候,已经封住她浑身的各处大穴,也用银针加以稳固了!所以还是仍然很严重,是吗?”

    薛君毅综合考虑到福王妃中毒的原因后说道:“福王妃虽然只是昨天夜里才中的毒,但是她的体内所积攒的毒与于妃娘娘当时在毒发时中的毒差不多一样多!主要也是因为福王妃一次性饮用了掺杂太多毒髓之毒的水的缘故!”

    “不管怎么样?还是有希望可以救活的,对不对?”福文婧可是记得,于丹丹虽然用了较长的时间祛毒,但是最终她的身体还是恢复健康了。

    “婧妃娘娘不用担心,有我在,福王妃她是不会有事的,只不过解毒的时候要同于妃娘娘一样了!”薛君毅同时心里也有些担心,龙星澈会将他留在宫里。求魔X

    他不是不想帮福王妃解毒,主要想趁早在宫外查一下,何汝大的那些毒药,到底到哪里去了,又是什么人在用!

    “薛神医不妨先住在宫里吧。就住你上次在皇宫里时住过的问月阁,若是福王妃有个意外也好寻你!”龙星澈果然说出了让薛君毅担心的事情。

    薛君毅求助的看了福文婧,然后跪下身来说道:“皇上,草民并不是想要忤逆皇上的意思,但是这毒髓之毒,原本就是何汝大曾经在被皇上诛杀时丢失的毒药。草民有责任把这些害人的毒药,以及想利用那些毒药去害人的人清理干净!”

    龙星澈在安排事情的时候,除了福文婧之外,很少有人不服从他的命令,他听到薛君毅说出这样的话,便道:“朕不想干涉你门派之内的事情,但是这和解救福王妃有什么关系?”

    “草民并不想住在问月阁,不知可不可以住在宫外?草民若是得知的毒药的去处,也能及时处理……”薛君毅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龙星澈。

    龙星澈还没等薛君毅说完,便断然拒绝的道:“不可以!至少是现在不可以,等到哪天福王妃的毒不用你时刻盯着了,你就可以住到宫外了!”

    龙星澈不是想约束薛君毅的人身自由,他只是不想让福王妃在自己这里出事。他堂堂一个皇帝,连自己的岳母都照顾不好,还有什么颜面!

    “没错!你不可以住宫外,要到我母亲的身体没有大碍为止!”福文婧这时候也站在了龙星澈的一边。

    薛君毅和李修文对视了一眼,福文婧什么时候竟然这么公然同意龙星澈的意见了?

    龙星澈感到是很欣慰,福文婧这是极少次数赞同他决定的一次。

    “你是薛氏家族的掌门,你却让你们特制的毒药横行江湖,毒害了那么多的人。你这个掌门负有直接责任!”福文婧因为福王妃中了毒髓,又因为薛氏家族的掌门薛君毅在场,所以情绪的确有些失控!

    “婧……婧妃娘娘,请您息怒,薛君毅现在已经在努力彻查这次的事情了!”李修文能够体会福文婧现在的心情,但是,就这么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薛君毅的身上,似乎也有些武断了!

    福文婧生气的说完这番话之后,薛君毅倒是很平静,他心中也因为福王妃中了毒髓而感到内疚:“婧妃娘娘说的没错,草民这次定当竭尽全力,一定要把那些毒药全部都找到,绝对不让它们再出现了!”

    “那你就继续住在问月阁,等到我母亲好转,我就让你出宫,反正现在君兰也在京城,你可以去找她!”福文婧此时语气缓和了许多,但是依然坚持让薛君毅呆在宫中。

    李修文见薛君毅依旧是满脸的忧虑,便道:“薛神医放心,你宫外门派当中的事,我会帮你盯着的!”

    “草民遵旨!”

    薛君毅听到修文的话之后,眉头舒展开了,他知道李修文虽然是朝廷二品侍郎,但是龙星澈却没有派给他任何的职务。李修文关系又与他交好,把事情交给李修文去盯着,他也放心!